长葛市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诗话唐诗纪事四七宋m [复制链接]

1#

唐诗纪事·四七

宋·计有功

卷四十七

谢良辅 鲍防 杜奕 丘丹 严维 郑概 陈元初 吕渭 范灯 樊珣 刘蕃 贾弇 沈仲昌 李祐 李播 萧静 崔子向 李逢吉 杨乘

谢良辅自良辅至沈仲昌,有相会作《忆长安十二咏》,因载他诗于其后。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正月时,和风喜气相随。献寿彤庭万国,烧灯青玉五枝。终南往往残雪,渭水处处流澌。”又云:“忆长安腊月时,温泉彩仗新移。瑞气遥迎凤辇,日光先暖龙池。取酒虾蟆林下,家家守岁传卮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仲春天,细雨色如烟。丝为武昌柳,布作石门泉。”又云:“江南孟冬天,荻穗软如绵。绿绢芭蕉裂,黄金橘柚悬。”

《太白与良辅游泾川陵岩寺诗》云:“乘君素舸泛泾西,宛似云门对若溪。且从康乐寻山水,何必东游入会稽。”

良辅,登天宝十一年进士第。德宗时,刺商州,为团练所杀。

鲍防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二月时,玄鸟初至禖祠。百啭宫莺绣羽,千条御柳黄丝。更有曲江胜地,此来寒食佳期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孟春天,荇叶大如钱。白雪装梅树,青袍似葑田。”

防《杂感诗》云:“汉家海内承平久,万国戎王皆稽首。天马常衔苜蓿花,胡人岁献蒲萄酒。五月荔枝初破颜,朝离象郡夕函关。雁飞不到桂阳岭,马走皆从林邑山。甘泉御果垂仙阁,日暮无人香自落。远物皆重近皆轻,鸡虽有德不如鹤。”

防,字子慎,襄阳人。正元初,为礼侍,策贤良方正,得穆质、裴复、柳公绰、归登、崔邠、韦纯、魏宏简、熊执易,世美防知人。防于诗尤所感发,以讥切当世,与中书舍人谢良弼友善,号“鲍谢”。

《送薛补阙入朝》云:“平原门下十余人,独受恩多未杀身。每叹汉家兄弟少,更怜杨氏子孙贫。柴门岂断施行马,鲁酒郍堪醉近臣。赖有军中遗令在,犹将谈笑对风尘。”

杜奕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三月时,上苑遍是花枝。青门几场送客,曲水竟日题诗。骏马金鞭无数,良辰美景追随。”

丘丹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四月时,南郊万乘旌旗。尝酎玉卮更献,含桃丝笼交驰。芳草落花无限,金张许史相随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季冬月,红蟹大如鳊。湖水龙为镜,炉峰气作烟。”

韦苏州《秋夜寄丹》云:“怀君属秋夜,散步咏凉天。山空松子落,幽人亦未眠。”丹和云:“露滴梧叶鸣,秋风桂花发。中有学仙侣,吹箫弄明月。”

苏州又赠丹云:“迹与孤云远,心将野鹤俱。那同石氏子,每到府门庭。”丹和云:“久作烟霞侣,暂将簪组亲。还同禇伯玉,入馆忝州人。”

苏州《听江笛送陈侍御》云:“远听江上笛,江上笛若君。还愁独宿客,更向郡斋闻。”丹和云:“离樽闻夜笛,寥亮入塞城。月落车马散,凄恻主人情。”

苏州《送丘员外还山诗》云:“长栖白云表,暂访高斋宿。还辞郡邑喧,归泛松江渌。结茅隐苍岭,伐薪响深谷。同是山中人,不知往来躅。灵芝非庭草,辽鹤委池鹜。终当书里门,一表高阳族。”丹酬云:“侧闻郡守至,偶乘黄犊出。不别桃源人,一见经累日。蝉鸣念秋稼,兰酌动离瑟。临水降麾幢,野艇才容膝。参差碧山路,目送江帆疾。涉海得骊珠,栖梧惭凤质。愧非郑公里,归扫蒙笼室。”

苏州《重送丘二十二还临平山居》云:“岁中始再见,方来又解携。才留野艇语,已忆故山栖。幽涧人夜汲,深林鸟长啼。还持郡斋酒,慰子霜露凄。”丹和云:“卖药有时至,自知往来疏。遽辞池上酌,新得山中书。步出芙蓉府,归乘觳觫车。猥蒙招隐作,岂愧班生庐。”此丹述怀之作。

丹隐临平山,与韦苏州往还。韦有诗赠丹云:“高词弃浮靡,正行表乡闾。未值南宫拜,聊偃东山居。”

《中元日鲍端公宅遇吴天师联句》云:“道流为柱史,教戒下真仙。严维。共契中元会,初修内景篇。鲍防。游方依地僻,卜室喜墙连。谢良辅。宝笥开金箓,华池漱玉泉。杜奕。怪龙随羽翼,青节降云烟。李凊。昔去遗丹灶,今来变海田。刘蕃。养形奔二景,练骨度千年。谢良辅。骑竹投陂里,携壶挂牖边。郑概。洞中尝入静,河上旧谈玄。陈允初。伊洛笙歌远,蓬壶日月偏。樊珣。青骡蓟训引,白犬伯阳牵。丘丹。法受相君后,心存象帝先。吕渭。道成能缩地,功满欲升天。范淹。何意迷孤性,含情恋数贤。”吴筠。

鲍防代宗时以御史大夫历福建、江西观察使,吕渭大历间为浙西支使,大历末贬歙州司马,观《十二月诗》与《中元联句》,皆在江南时事也。咏江南而忆长安,其意可见矣。

严维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五月时,君王避暑华池。进膳甘瓜朱李,续命芳兰彩丝。竞处高明台榭,槐阴柳色通逵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春季天,莼叶细如弦。池边草作迳,湖上叶如船。”

维,字正文,越州人。与刘长卿善。长卿《对酒寄维》云:“陋巷喜阳和,衰颜对酒歌。懒从华发乱,闲住白云多。郡简容垂钓,家贫学弄梭。门前七里濑,早晚子陵过。”维答云:“苏耽佐郡时,近出白云司。药补清羸疾,窗吟绝妙词。柳塘春水漫,花坞夕阳迟。欲识怀君意,朝朝访楫师。”时刘为睦州司马。

维作越之诸暨尉,刘随州以诗送云:“爱尔文章逸,还家印绶荣。退公兼色养,临下带乡情。乔木映官舍,春山宜县城。应怜钓台石,闲却为浮名。”维《留别》云:“中年从一尉,自笑此身非。道薄甘微禄,时艰耻息机。晨趋本郡府,昼掩故山扉。待见干戈毕,何妨更采薇。”

《题灵一上人院新泉》云:“山下新泉出,泠泠比法源。落花才有响,溅石未成痕。独映孤松色,难分众鸟喧。唯当清月夜,观定此禅门。”

《送薛尚书入朝》云:“卑情不敢论,拜首入辕门。列郡诸侯长,登朝八座尊。凝笳临水发,行斾向风翻。几许遗民泣,同怀父母恩。”

《哭灵一上人》云:“一公何不住,空有远公名。共说岑山路,今时莫可行。旧房松更老,新塔草初生。经论传缁侣,文章遍墨卿。禅床枝干折,法宇栋梁倾。谁复修僧史,应知传已成。”

长卿《送维赴河南充严中丞幕府》云:“久别耶溪客,来乘使者轩。用才荣入幕,扶病喜同樽。山屣留何处,江帆去独翻。暮情辞镜水,愁梦识云门。莲府开花萼,桃源寄子孙。何当举严助,偏沐汉朝恩。”维《赠别》云:“早见登郎署,同时迹下僚。几年江路永,今日国门遥。文变骚人体,官移汉帝朝。望山吟度日,接枕话通宵。万里趋公府,孤帆恨信潮。康时知已老,圣代耻逃尧。”

长卿《蛇浦月下重送》云:“秋风飒飒鸣条,风月相和寂寥。黄叶一离一别,青山暮暮朝朝。寒江渐出高岸,老树犹依断桥。明日行人已远,空余泪逐归潮。”维《重别》云:“月色今宵最明,庭闲夜久天清。愁静多年左宦,殷勤远别深情。溪临修竹烟色,风落高梧雨声。耿耿相看不寐,遥闻击柝山城。”

长卿《七里濑重送》云:“秋江渺渺水空波,越客孤舟欲榜歌。手折衰杨悲老别,故人零落已无多。”维《重别》云:“新安非故枉帆过,海内如君有几何。醉里别时秋水色,老人南望一狂歌。”

钱起《送维尉河南》云:“蕙叶青青花乱开,少时趋府下蓬莱。甘泉未献杨雄赋,吏道何劳贾谊才。征陌独愁云盖远,离筵只惜暝钟催。欲知别后相思处,愿植琼林向柏台。”

维终校书郎。

郑概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六月时,风台水榭逶迤。朱果雕笼香透,分明紫禁寒随。尘惊九衢客散,赭汗滴沥青骊。”

司空曙寄概诗云:“倦枕欲徐行,开帘秋日明。手便筇杖冷,头喜葛巾轻。绿草前侵水,黄花半上城。虚销此风景,不见十年兄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孟秋天,稻花白如毡。素腕惭新藕,残妆妒晚莲。”

陈元初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七月时,槐花点散罘罳。七夕针楼竞出,中元香供初移。绣毂金鞍无限,游人处处归随。”

僧灵一有《送元初卜居麻源诗》云:“欲向麻源隐,能寻谢客踪。空山几千里,幽谷第三重。岩宇宁须葺,荷衣不待缝。因君见往事,为我谢乔松。”

秦系《移耶溪旧居呈陈元初校书》云:“鸡犬渔舟里,长谣任兴行。即令邀客醉,已被远山迎。书笈将非重,荷衣着甚轻。谢安无个事,忽起为苍生。”

吕渭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八月时,阙下天高旧仪。衣冠共颁金镜,犀象对舞丹墀。更爱终南灞上,可怜秋草碧滋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仲冬天,紫蔗节如鞭。海将盐作雪,山用火耕田。”

渭,贞元十一年知贡举,挠闷不能定去留,寄诗前主司曰:“独坐贡闱里,愁多芳草生。仙翁昨日事,应见此时情。”

中书省柳久枯死,兴元二年,车驾还,柳再荣,谓之瑞柳。明年,渭以为礼部赋题,德宗甚恶之。

渭,字君载,河中人。德宗时,为礼部侍郎,与裴延龄姻家,擢其子上第,出为潭州刺史,卒。

范灯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九月时,登高望见昆池。上苑初开露菊,芳林正献霜梨。更想千门万户,月明砧杵参差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季夏天,身热汗如泉。蚊蚋成雷泽,袈裟作水田。”

樊珣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十月时,华清士马相驰。万国来朝汉阙,五陵共腊秦祠。昼夜歌钟不歇,山河四塞京师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仲夏天,时雨下如川。卢橘垂金弹,甘蕉吐白莲。”

刘蕃

《忆长安十二咏》云:“忆长安子月时,千官贺至丹墀。御苑雪开琼树,龙堂冰作瑶池。兽炭毡炉正好,貂裘狐白相宜。”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季秋天,栗熟大如拳。枫叶红霞翠,芦花白浪川。”

蕃,登天宝六年进士第。

贾弇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孟夏天,慈竹笋如编。蜃气为楼阁,蛙声作管弦。”

弇,登大历进士第。柳子厚《先友志》云:“弇,长乐人,善士也。”为校书郎,卒。

李益《送校书贾弇东归寄振上人诗》云:“北风吹雁数声悲,况指前林是别时。秋草不堪频送远,白云何处更相期。山随匹马行看暮,路入寒城独去迟。为向东州故人道,江淹已拟惠休诗。”

沈仲昌

《状江南十二咏》云:“江南仲秋天,鱏鼻大如船。雷是樟亭浪,苔为界石钱。”

仲昌,登天宝九年进士第。萧颖士《送刘方平沈仲昌秀才同观所试杂文》云:“山东茂异,有河南刘方平、临汝沈仲昌,以郡府计偕之尤,当礼闱能赋之试,余勇待贾,未始逾辰。吾徒相与登群玉,咀遗芳,目临云外,思入神境,佳哉乐乎!意数子之出幽谷而渐于陆矣。”

李祐

《袁江口怀王司勋王吏部》云:“京华不啻三千里,客泪如今一万双。若个最为相忆处,青枫黄竹入袁江。”

唐宗室也。大历、元和间江南录事参军纂之子。

李播

《见志》云:“去岁买琴不与价,今年沽酒未还钱。门前债主雁行立,屋里醉人鱼贯眠。”

播,登元和进士第。

播以郎中典蕲州,有李生携诗谒之,播曰:“此吾未第时行卷也。”李曰:“顷于京师书肆百钱得此,游江淮间二十余年矣。欲幸见惠。”播遂与之,因问何往,曰:“江陵谒表丈卢尚书。”播曰:“公又错也,卢是某亲表丈。”李惭悚失次,进曰:“诚若郎中之言,与荆南表丈,一时乞取。”再拜而出。

萧静

《三湘有怀》云:“柳絮飞来别洛阳,梅花落后到三湘。世情已逐浮云散,离恨空随江水长。”

崔子向

《上鲍大夫》云:“行尽江南塞北时,无人不诵鲍家诗。东堂桂树何年折,直到如今少一枝。”鲍防,贞元时人。

《送惟详律师自越之义兴》云:“阳羡诸峰顶,何曾异剡山。雨晴人到寺,木落夜开关。缝衲纱灯晃,看心锡杖闲。西方知有社,未得与师还。”

子向,贞元以前为监察御史,终南海从事。裴铏《传奇》云:“子向之子炜,贞元中人,居南海。”

李逢吉

《送令狐秀才赴举》云:“子有雄文藻思繁,龆年射策向金门。前随鸾鹤登霄汉,却望风沙走塞垣。独忆忘机陪出处,自怜何力继飞翻。那堪两地生离绪,蓬户长扃行旅喧。”

《和严揆省中宿斋遇令狐员外当直之作》云:“致斋分直宿南宫,越石卢谌此夜同。位极班行犹念旧,名题章奏亦从公。曾驱爪士三边静,新赠髯参六义穷。竟夕文昌知有月,可怜如在庾楼中。”

《望京台上寄令狐华州》云:“祗役滞南服,颓思属暮年。闲上望京台,万山蔽其前。落日归飞翼,连翩东北天。涪江适在下,为我久潺湲。中叶成文教,德威清远边。颁条信徒尔,华发生苍然。寄怀三峰守,岐路隔云烟。”

《奉酬忠武李相公见寄》云:“直继先朝卫与英,能移孝友作忠贞。剑门失险曾缚虎,淮水安流缘斩鲸。黄阁碧幢惟是俭,三公二伯未为荣。惠连忽赠池塘句,又遣羸师破胆惊。”

《酬致政杨祭酒见寄》云:“初还相印罢戎旃,获守皇居在紫烟。妄比酂侯功蔑尔,每怀疏传意悠然。应将半俸沾闾里,料入中条访洞天。十载别离那可道,倍令惊喜见来篇。”

逢吉与令狐楚有唱和诗,曰《断金集》。裴夷直为之序云:“二相未遇时,每有所作,必惊流辈。不数年,遂压秉笔之士。及入官登高,益复隆高,我不求异,他人自远。”逢吉卒,楚有《题断金集诗》云:“一览断金集,载悲埋玉人。牙弦千古绝,珠泪万行新。”

杨乘

《甲子岁书事时上党用兵讨贼》云:“竖子未鼎烹,大君尚旰食。风雷随出师,云霞有战色。犒功椎万牛,募勇悬千帛。武士日曳柴,飞将竞执馘。喜气迎捷书,欢声送羽檄。天兵日雄强,桀犬稍离析。贼臂既已断,贼喉既已搤。乐祸但鲸鲵,同恶惟肘腋。小大势难侔,逆顺初不敌。违命固天亡,恃险乖长策。虿毒久萌牙,狼顾非日夕。礼貎忽骄狂,疏奏遂指斥。动众岂佳兵,含忍恐无益。鸿恩既已孤,小效不足惜。腐儒一铅刀,投笔时感激。帝阍不敢干,恓恓坐长画。”

《南徐春日怀古》云:“六代骄奢地,三春物象繁。灵湖通涨海,天堑隔中原。晓渡高帆驶,阴风巨舰翻。旌旗西日落,戈甲夏云屯。豹变资陈武,龙飞拥晋元。风流前事尽,文物旧仪存。邪侮尝移润,忠贞几度冤。兴亡山兀兀,今古水浑浑。露暖蜂偷蕊,莺啼日到轩。酒肠堆麴蘖,诗思绕乾坤。愁梦全无蝶,离忧每愧萱。形骸劳大块,玉石任炎昆。出处宁由己,升沉未足言。且应中圣乐,坐起任昏昏。”

《建邺怀古》云:“故城故垒满江濆,尽是干戈旧苦辛。见此即须知帝力,生来便作太平人。”

《吴中书事》云:“十万人家天堑东,管弦台榭满春风。名归范蠡五湖上,国破西施一笑中。香迳自生兰叶小,响廊深映月华空。樽前多暇但怀古,尽日愁吟谁与同。”

《榜句》云:“自怜乖拙两何如,昼泥琴声夜泥书。数拍胡笳弹未熟,故人新命画胡车。”

乘甲子年书事,乃会昌四年讨刘稹也。张为作《主客图》,以白乐天为广大教化主,而以乘为入室之上。

乘,宣宗大中初登第,官终殿中侍御史。杨维直四子:发、假、收、严。发以春为义,其子以柷以乘为名;假以夏为义,其子以照为名;收以秋为义,其子以钜、鏻、鉴为名;严以冬为义,其子以注、涉、浻为名。皆以文学登第,时号“修行杨家”,与靖恭诸杨,比于华盛。

水云心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